启一

技能未满,有待提高。

[黑虹]我有一个秘密不知当讲不当讲(二)

额,,,
少主和少侠的戏份还比较少,但绝对是黑虹无误啊!!!
然后,谢谢各位观看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


7
自打那时候起师傅就越发沉默了,至少在我面前是这样的,除了剑术指导以外一句都不愿多说。
但是,你好歹关心一下自家徒儿的身心健康成长好不好啊!我还在叛逆期啊!正是需要心灵导师的时候!你就不怕你徒儿一个想不开吗喂!
8
事实证明我的确不需要师傅的开导,因为我现在每天多了一样功课——听虹猫大侠讲道理
要不是知道我爹不知道我师傅的存在我都怀疑你俩是约好的!
还有,爹你放过我吧!我一定会做个遵纪守法,积极向上,除暴安良的女侠的(ಥ_ಥ)不要再像念经一样的重复了。。。
9
师傅你今天可不可以教我喝酒?
他挑眉
理由。
我15岁了,成人了。
今日是你生辰?
他恍惚了一下,喃喃自语。
已经。。。这么久了。。。
嗯,本来我爹说好要教我喝酒,但是。
我黯然。
但是,他去看我娘了,,,我觉得师傅你也算我半个父亲,也可以教我喝酒。。。。
我慢慢低下头
我知道师傅正注视着我,毕竟我的生辰也是我娘的祭日,毕竟他那么喜欢我娘,毕竟我也,,,算半个杀我娘的人。吧。。。也许我爹也是,因为这一点这一天多多少少会不想和我在一起。。。。
丫头,想什么呢。
啊,没有,我。。。
我抬起头撞入了一片星辰之中。师傅的眼睛里很少见的出现了一抹温柔。
丫头,你是你爹娘的珍宝。
他轻声说道。
哎。师傅,,,
对了,你不是想我教你喝酒吗。
师傅勾起一抹邪笑。
师傅带你去喝好酒。
额。。。师傅是我了解你太少!还是你人设崩了!!!
10
呃,师傅!嗝!你。。。你是不知道我爹有多坏!
几杯酒下肚,我就已经满面红霞抱着酒坛子不撒手,我脑子里什么都没想,就想好好吐槽一下自家的老爹。
我爹,他,可坏了!嗝!总是捉弄我!咳咳!这么大的人了!总是像小孩子一样!真该让江湖上的人好好看看他们口中温文尔雅,义气凛然的虹猫大侠给别人下套是什么样子的!欺负我初入江湖,不知套路啊!!!
我越说越兴奋,又抱着酒坛猛灌几口。
咳咳!我爹!我爹!就是一只猫!最精的那种!腹黑猫!
我毫无形象的扒着酒坛,奇怪了,是我真的喝过头了吗?怎么师傅端着酒盏的手不停的抖呢?好奇怪呀,我摇了摇脑袋,好晕。。。
于是就好像从远方传来师傅的声音。
对啊,你爹可不就是一只腹黑猫吗,还是一只调皮的小黑猫。
就是啊。。。
我渐渐失去了意识。
11
我现在很生气!非常生气!非常!生气!
生气到我把面前的柴当做某个傻小子的头一样狠狠地砍!
神气什么啊!你不也是被你爹娘扔来这里做苦工的!
我狠狠劈下斧子。
12
宿醉果然要不得,头像是被撕裂过一般。
环顾四周,我是谁?我在哪?我要做什么?
嘶!
我还没从宿醉的余韵中缓过神来,门突然开了。
呦,小丫头醒了啊。
跳叔。。。
小丫头你能耐啊,知道你爹昨晚找了你多久吗?要不是昨晚我来找你爹有事,在路上发现你了,谁知道你昨晚会不会被狼吃了。
额。。。抱歉,跳叔。昨晚。。。就只有我一个人?
嗯?
没,没什么!
哦,没什么啊,对了,说来可好笑了,你昨晚醉酒居然扯着你爹的脸一口一个的猫叫着,
呵,呵呵,,,
还有是怎么找到你爹早年偷偷酿的白梨花酒的,
额,这,这个是。。。
我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我这位跳叔!论察言观色谁能比的过他!!!
还有就是,,,长虹。。。
啊啊啊啊!
我突然一阵乱叫!门外传来一声轻响。跳叔瞥了我一眼,收住话头,开门。
虹猫?怎么了?
没什么,玖儿,你鬼叫什么。
爹端了一碗粥进来,我瞥了一眼,爹手腕红了一片。
没什么,爹,,额,不好意思,我,我偷喝了你的酒。。。。
爹没有说话,跳叔也没有,空气突然沉重了一下,但很快就恢复。
没事,是爹昨天忙忘了,是我的疏忽。
沉默是今早的西峰。。
咳,
跳叔先打破寂静,
那啥,看不出来玖儿你鼻子挺灵啊,这酒都能被你找到,酒量不错啊!(^_^)
呵,呵呵,是啊,我,我也没想到我酒量这么好。
我干笑,做贼心虚的看了我爹一眼。
爹,你别用你那黝黑黝黑的大眼睛这么看我行不行?我知道你眼睛很漂亮!但是这么近距离看我会害怕的⊙﹏⊙
爹盯了我半响,叹了一口气。
我和你豆叔说好了,让你去他那几天。
什么!什么时候决定的!我不要!我,我玉蟾宫还有事要处理!去那就是做苦力的!还要被以各种名义喝些所谓的补药!
但即使心里再怎么抗议,我还是只能乖乖低头。
一切谨遵爹的安排,不过,
我瞄了一眼一边幸灾乐祸的跳叔,
不过我上次听豆叔念叨跳叔来着,不如一起去啊,跳叔?
额,我就。。。
嗯,对了,跳跳,我要麻烦你把麒麟今年褪下的角带给豆豆,玖儿一个人我不放心。
爹一脸正色的对跳叔说
那就麻烦你了,玖儿你再休息会儿吧。
爹转身出门。
啊不,虹猫你等。。
砰,我爹像躲什么一样迅速关上门,不给跳叔任何机会拒绝。
跳叔转过头来瞪了偷笑的我一眼,
果然和你爹一样,一肚子坏水猫!
是的,我不住点头,心里默默加上一句,贼黑的那种!

[黑虹] 我有一个秘密不知当讲不当讲(一)

首先这是一个乱七八糟的文,产生于半夜的一个小火花,为了防止明天忘了,所以赶紧记下来

熬不住了所以只有这点(其实是越写越有精神。。。)为了明天的长途还是要有质量的睡眠的。。。

文笔还比较烂,,多多担待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
以上ok?










1
我有个秘密不知当讲不当讲
(树洞:你对着我说你好意思吗你,欺负我不会说话啊!)
2
我叫蓝玖,14岁,性别女,现任玉蟾宫宫主
我和貌若天仙,侠骨柔情的蓝兔什么关系?她是我娘。
我爹?
当然是张家界西海峰林七剑之首温文尔雅武功高强青年(?)才俊,江湖人称白衣少侠的虹猫咯
为什么我不随父姓?
我爹是入赘的。
为什么我爹前缀这么长?
我娘死的早啊。我对她的认知只能从父辈和话本子里提炼。(作者:宫主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针对你的,我小时候可喜欢你了)
3
既然我是虹猫蓝兔的独女,那我算长虹剑主还是冰魄剑主?
前面不是说了吗,我是玉蟾宫宫主
不,不是冰魄剑主,只是玉蟾宫的宫主
父辈他们经历过很多事,就是大街小巷传的哪些,也许是厌烦这武林,也许是不希望我们小辈再走父辈的老路,也许是正真希望麒麟不再受伤害,父辈们统一归隐山林,不问江湖,我爹更绝,娘是生我去世的,剑法自然没人教,就算有人会,冰魄剑法性阴,我身体却是属阳,难道就是女像父?爹觉得对不起我娘,索性连长虹剑法都不教,,,还好姑娘我天资聪敏,不就是长虹剑法吗,我,我,我,我还真稀罕(っ╥╯﹏╰╥c)
绝对不是羡慕大奔伯伯家的傻小子耍奔雷剑法的!绝对不是!
所以我很早就偷偷学了长虹心法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
4
不好意思,前面废话太多了
其实
我是会长虹剑法的
火舞旋风已经练到第七重了
其实
我有个师傅
一个不能被人发现的师傅
一个"死"了很多年的师傅
5
记得师傅刚教我的时候,我有偷偷去问过豆豆叔叔世上有没有第二个会长虹剑法的,豆豆叔叔当时很诧异的问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,说当然不会。。。突然他噎了一下,脸色突然很奇怪。
有的。
他这样说。
是谁?
魔教少主。但是他早死了。
当年追我娘的那个?
叔叔脸色更怪了。。。
嗯。。差不多。。。你怎么想问这个?
(⊙o⊙)…,就是想知道。。。还有什么叫差不多!外面不就是说追我娘的吗!
咳。。。
喂!
6
我小时练剑的时候经常能感觉师傅在看我,与其说在看我,不如说是在透过我看另一个人,是我娘吗?
额,我对不起我娘,没继承到她的美貌,见过我的人都说我三分像我娘,七分像我爹的,特别是现在,男装一穿,活脱脱我爹当年闯江湖的样子啊!这样也能看到我娘的身影?真爱啊。
一天午后,他招手让我休息一会,我坐在他身旁偷偷看他,一点也看不出坊间所传,当年意气风发,与七侠针锋相对的魔教少主的风范,反倒有几分闲云野鹤,,,和爹现在一样,我突然一激灵。
怎么了?他乌黑的眼眸看过来。
没什么。
没有一丝波澜的眼眸又看向远方。
你,喜欢我娘?
他们是这么说的?
居然带了一丝笑意!!!!
我忍住心中的惊涛骇浪。八卦之魂慢慢升起。
对啊,都说我娘是江湖第一大美人,美若天仙,貌美如花,当年还摆擂台比武招亲那,惹得天下无数英雄竞折腰!特别是,,,
我偷看他一眼
特别是我爹和你为争夺我娘芳心各种大战,最终还是我爹略胜一筹抱得美人归。。。
声音渐渐小下来,夭寿啊!!我在另一个当事人面前说我爹嬴了!!!我找死是吧!我忐忑不安的看向他,怕揭了他的伤疤惹他生气,吾命休矣!
他轻笑一声,不知是嘲讽还是淡然。我猛嗦一下,凭着初生牛犊(小猫)不怕虎-作死的精神忍不住问了后半句。
但是为什么每次我们小辈说起来这段,叔叔伯伯的脸色就非常奇怪,爹也会发愣,然后就一直喝酒。。。
完了完了,师傅我看你印堂,啊不,脸色发黑,身边黑气环绕,恐命不,,噢不,是恐危及身边之人,师傅你不要这样!徒儿我受不住啊!我我我我说错什么了吗!⊙﹏⊙
现在的我就很想抽当时的自己一嘴巴,让你多嘴!
不然那时我就不会比平时多练一个时辰!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八卦啊啊啊啊!那可是武林秘史啊啊啊啊!(喂喂!)

要怎么做才能多张图一起发呀,求助